【欢迎登录 www.chinaxwcb.com 权威的新闻出版第一门户】
 
邮箱登陆: 用户名: 
 密码: 

好剧本要有好环境做保障

作者:王兴东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时间:2017/3/16 10:04:44
分享到: 更多

  □王兴东

    编者按 全国两会已落下帷幕,但围绕两会代表委员议案提案中所关注问题的讨论还在继续着。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王兴东在两会中专门作出了一个“提高中国电影质量要依法保障剧本的首创、首脑、首席的地位”的提案,他希望整个社会能尊重编剧,给好剧本的创作提供良好的环境,让更多精品佳作问世。他的建议正好符合3月1日起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中第十二条“国家鼓励电影剧本创作和题材、体裁、形式、手段等创新,鼓励电影学术研讨和业务交流”的规定。


资料图片

    伊朗阿斯哈·法哈蒂编导的电影《推销员》,再度夺得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上次由他编导的《一次别离》曾获第84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成本才用了32万美元。阿斯哈·法哈蒂是学编剧出身,两部影片获奖不是靠高成本、高投入、高科技,不是靠大明星,而是靠好故事、好内容。而中国影片冲奥参赛20年之久,屡屡败北,不及亚洲的日本和伊朗,我们不缺资金、不缺好导演,要害是缺少好剧本、好故事。

    缺好剧本是世界电影的共同危机,剧本即脚本,立足之本,中国电影要走出去,迈向世界电影强国,必须建设强大的剧作队伍和雄厚的剧本基础。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第十四条要求:“提高文艺原创能力,重点扶持文学、剧本、作曲等原创性、基础性环节,注重富有个性化的创造,避免过多过滥的重复改编。”《电影产业促进法》第十二条“国家鼓励电影剧本创作和题材、体裁、形式、手段等创新,鼓励电影学术研讨和业务交流。”这在法律层面给予了保障。

    为此,笔者认为应把剧本创作放在首要位置,特提出六点建议:

    建议一 编剧首创地位不可动摇

    作家和编剧首创的故事和文学形象,一直被作为知识产权贸易的大生意操作和经营,是发展影视产业“基础的基础”。文化产业的核心是内容为王,创意制胜。

    编剧是原创内容从无到有的探险者,是食桑吐丝酿造故事的创始人。首创不能步人后尘,不许抄袭模仿,不能跟风翻拍。首创是身临其境的发现才有文学思考的再现,所有角色都是编剧用心血分娩的产儿,伟大的剧作提供伟大的角色,伟大的角色促成伟大的演员。电影的演出实质上是剧本思想的表达。中国电影出现前所未有的无序,未经编剧授权随意践踏法律赋予剧本的“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导演改、制片改,演员带着枪手乱改,“加戏加出两个女主角”,在电影《辛亥革命》中竟然胡编孙中山为林觉民送《与妻书》给陈意映,为演员出场而伪造史实。我们不可能要求剧本使用者一字不改地“保护作品完整权”,但在行使修改权需要原作者授权的是法定原则,一切肆无忌惮地篡改戏剧基础设计,必然造成全局的整体塌方。

    首创成果不受尊重,原创能力必然受挫,富有个性化的创造少了,过多过滥的重复改编多了,仅从中国电影冲奥不及伊朗,就证明原创疲软竞争乏力。

    建议二 剧本作者是电影的首脑

    版权经济由原创者主宰。从世界保护文学艺术的《伯尔尼公约》和《著作权法》,原创作者是法律最高权利人,电影制片者必须购买剧本的使用权之后,导演才能使用剧本,演员才能演出剧本。文学剧本具有独立著作权,未经授权不得使用,这是为世界公认的法则。

    剧本是电影的首创,作者是电影的首脑。梁信编剧的电影《红色娘子军》,改编了同名芭蕾舞剧。在他85岁高龄之际,为维护署名权和支付报酬权诉诸法庭,最终判决梁信胜诉;76岁的琼瑶诉于正抄袭其《梅花烙》原作,法庭判决琼瑶胜诉,并禁止播放抄袭的《宫锁边城》和赔偿500万元,但是被告赔礼道歉拒不执行。目睹和面对侵害原创的行为,测验我们全社会的法律良知,政府态度不坚定,业界反映麻木,评论发声无力,一个不尊重个人知识产权的社会是无法做到繁荣发展知识经济市场的,不能捍卫产业源头和基础,产业是不能可持续发展的。

    建议三 剧本位置奠定作者首席地位

    原创者的首席地位是由《著作权法》所规定的,由创作生产程序所决定的。但是,现在影片和海报的署名,找不到编剧名字藏在哪里。在编剧之前压上“总策划、总监制、总统筹、总顾问、总制片”,有的导演还署名为自己个人作品,这种蔑视原创,首足倒置的现象在电影界已积恶成习,见怪不怪。署名权是人格权和财产权,由于编剧不参与后期的制作,随意排挤抹杀编剧署名,甚至随意加入他人署名。电影首映,媒体不宣传编剧,突出导演、炒作演员,削弱首创地位和影响。法治社会的公民,在享受文化成果时应怀有饮水思源的情怀,吃水不忘打井人,现在是吃到水后,把打井人推进井里淹没才好。如同人们在听交响乐时,只让你记住指挥和演员,而让你遗忘掉作曲家贝多芬一样。有意把首创者推下首席地位,有悖于把剧本放在首要位置的对等法则,足球越位要吹哨,面对影视违法越位的署名程序,无人管控,纵容放任,造成过河拆桥、得鱼忘筌的负义生态。应该说,剧本创造是最艰难的精神工程,剧本的精品出自剧作的精英,保障剧作家的首席地位,才能扎实拴牢剧本专业创作的精英人才。

    建议四 对剧作客观评论应放在首选

    无论是《一次别离》还是《推销员》获得奥斯卡奖,并不是高额投资,不是科幻大片,而是讲述了伊朗现实生活发生的独特故事。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号召评论家学习鲁迅先生敢于“剜烂苹果”的精神,对于抄袭剽窃侵害原创的恶习,看不到批评家毫不留情批评,几乎没有评论家依据文学剧本评论拍摄的影片,做探本穷源的研究,而是热衷吹捧影片,先把成绩归入导演筐里,少有对剧作剖析研究,当评论不能穷原竟委把剧本列为首选,那些源于生活的创新内容,优质剧作被拍摄中篡改或者制作粗糙而糟蹋成垃圾影片的做法,是无法究责的。唯有批评程序以本为根,首肯和督察原创的质量,剔除劣质剧本,才能促进二度创作实现高质影片。

    建议五 剧本版权保护应为首要任务

    当今不知在哪里读到好的剧本?如果没有莎士比亚、汤显祖的剧本出版发表,我们今天还能上演《奥赛罗》和《牡丹亭》吗?当年出演莎翁戏剧的导演和演员都已死光,但是,莎士比亚的剧本依然存活,世人依然从剧本感受莎士比亚和汤显祖的思想情感,世人继续分享他们发表的文化遗产。40年前,我学习电影编剧就是阅读那些电影文学杂志期刊上发表的剧本,从而掌握电影剧本写作技巧。然而,现在都没有了,看不到好的原创剧本了,我多次提案,国家拿出点资金,就能办好一个电影剧本的刊物,没有发表剧本的园地就没有评选研讨剧本质量的公开平台,电影发达的国家都有权威的发表电影剧本的刊物,由此进行年度评选活动,建议中国作协的鲁迅文学奖或者以中国电影编剧行业学会设立文学剧本的国家奖励机制。“把剧本创作放到首要位置”不能停留在纸面上和口头上,“首要不首要,落实很重要”。2012年2月全国影视创作宽沟会议上,国家曾许诺向剧本倾斜,拿出3000万元向社会重金征集影视剧本,明确喊出每年征集15部,每部奖金100万元到300万元,雷声响过多年,不知雨落何处?

    建议六 编剧要把扎根生活排在首位

    没有对生活的采购和发现就没有文学创新的表现。《电影产业促进法》第十二条已经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主管部门,“为电影创作人员深入基层、深入群众、体验生活等提供必要的便利和帮助。”我希望这条法律能够落到实处,真正给予原创者实际的帮助。电影的危机是剧本,剧本的危机是生活,提高电影剧本的原创质量,只有深入生活,没有其他别的途径。

    就提高中国电影质量而言,核心问题是剧本,首要问题是故事内容,提升电影的质量,必须依法恢复文学原创者和编剧的地位,维护剧本的首创、首脑、首席、首选和首要位置,固本强基才有电影精品出世。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

欢迎关注

好剧本要有好环境做保障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发布评论

 匿名发表    您在以匿名发表时可以输入昵称

如果您是本站注册用户请将此复选框钩掉,并在下面输入有效的用户名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关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