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 www.chinaxwcb.com 权威的新闻出版第一门户】
邮箱登陆: 用户名: 
 密码: 

发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全民阅读中的主导作用

作者:金鑫荣        来源:《中国出版》        时间:2017/8/21 10:35:47
分享到: 更多

  [摘   要]  全民阅读已被提升到振兴民族文化的国家战略,是增强经济发展新常态下“文化自信”的重要抓手。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为全民阅读指明了方向。文章分析了全民阅读的现状,提出“读什么”“怎么读”“出版社在全民阅读中的作用”等问题,并从制订全民阅读之中华优秀典籍基本书目、以优秀传统文化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出版社在全民阅读内容提供中的关键作用等方面作了系统论述。
  [关键词]  全民阅读    传统文化    指导书目

 

  2013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提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统筹服务设施网络建设,促进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2014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则把“倡导全民阅读”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党的十八大以来,从文化产业的发展层面,中央提出要把包括出版、阅读在内的文化产业努力发展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也一再作了工作部署。可以说,全民阅读已经上升为一项国家的重大文化发展战略,是增强民族“文化自信”的重要抓手,更是提高国民素质的重要举措。中国是悠久的文明古国、礼仪之邦,汉字的发明记载了中华民族灿烂辉煌的文化发展史,所谓“诗礼传家”“耕读传家”,都反映了农耕时期的先民对阅读的高度重视。“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欧阳修)。读书一直是从古至今我国文化发展的优秀传统。“凿壁偷光、悬梁刺股、囊萤映雪”等关于读书的成语故事生动地反映了古人对阅读的投入和喜爱,文脉相传,经久不衰。但“文革”的十年浩劫,荼毒了优秀传统文化的健康发展,同样也戕害了国民文化素质的提高,传统文化中做人做事的基本规范被丢弃了,“礼义仁智信”被抛弃了,一代人在文化的荒漠中野蛮生长,以致在改革开放的经济发展大潮中价值迷失,道德滑坡、行为失范。因此,在倡导全民阅读中重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汲取优秀传统文化精华,对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高当代新时期的国民素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全民阅读现状分析:传统经典内容阅读缺位

 

  当下的全民阅读活动是由政府主导并着力推进的。据相关统计,2006~2015年10年间,中央和国务院出台了12项重大政策决策,2004年以来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关于全民阅读的行业部署政策有10项,各个省也都先后发布了关于全民阅读的政策法规,应该说政府的推动力是十分巨大的。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无疑是“农家书屋”实施工程,在全国建立了几万个农家书屋,这对提高国民阅读率有极大的推动作用。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全民阅读到基层不同程度存在着“雷声大雨点小”的问题,主要表现在社会的阅读氛围还不够浓厚,对阅读的推崇主要集中在政府、学校等部门,还没有形成全社会浓郁的书香氛围。《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成人国民人均纸质图书与电子书合计阅读量是7.84本,其中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58本,人均电子书阅读量是3.26本,占比41.6% 。[1]据最新调查,2016年我国国民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86本,图书阅读率为58.8%,较2015年的58.4%上升了0.4个百分点。2016年我国国民数字化阅读(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光盘阅读、平板电脑)达到68.2%,较2015年的64.0%上升了4.2个百分点。[2]一项官方公布的阅读量数据表明,2013年以色列人人均年读书64本,占人口80%的犹太人人均年读书68本之多,俄罗斯为55本,日本为40本,法国为20本,韩国为11本。[3]可见我国的图书阅读量与世界领先国家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两者差距悬殊,以致大前研一(Kenichi Ohmae)教授在其名著《集体智慧的滑坡》(Deline of Collective Intelligence)中预言中国的阅读危机将使自身无望于文明发达国家行列。[4]城市居民每天的阅读时间,阅读平均数,阅读在大众生活中的地位不够彰显,不要说与人均阅读64本书的以色列比,就是与我们的邻国韩国、日本相比也有很大的差距。其原因,一是快节奏的都市生活和生活压力不能让人们有诗意的阅读;二是阅读方式的转变,移动阅读、碎片化阅读成为很多人的选择;三是以“有用”“无用”这样的功利化心理来看待阅读,有限的时间可以用在各类“有用”的考证上,人文社科以及传统文化之类“无用”的书就束之高阁了;四是不知道到底需要读什么、怎么读?在浩如烟海的图书中缺乏选择和判断。
  而在国民阅读的内容中,传统经典阅读不被重视。如2011年9月,北京的“新阅读研究所”和北京市十一学校合作,开始研制“中国中学生基础阅读书目”(初中、高中),各分为“基础书目”30种、“推荐书目”70种两部分。但在具体的阅读内容的遴选上偏向外国经典作品,比如初中基础书目中中国传统经典选项平均只有13%,外国经典名作却占66%;初中推荐基础书目传统经典只占2%,外国经典占71%。[5]可以看出,传统经典内容占明显少数;同时传统经典阅读图书的选目也有待商榷,连《论语》这样的内容也没有入选。这说明对传统经典阅读有畏难情绪,甚至有大学社团制作了“死活也读不下去的10部经典”,《红楼梦》“高居榜首”。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对这样一部被称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的文学经典都没有耐心品读的话,我们就失却了对民族文化应有的尊敬。其实,优秀传统经典生命力持久恒远,从最近央视播放的《中国诗词大会》和《朗读者》的热播即可窥见一斑,关键是引导得力、措施得当。

 

二、读什么、怎么读:开列“优秀传统典籍基本书目”

 

  全民阅读是面向全体国民的阅读推广,那就首先要解决“为了谁、服务谁”的问题、“读什么、怎么读”的问题。我们认为,全民阅读服务的对象,首先是广大老百姓以及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国民的再教育;阅读的内容必须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及中华优秀文化这几个方面的关键内容,传播正能量,倡导新风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辩证的统一体,而优秀传统文化应该成为全民阅读的核心内容。“礼义廉耻、孝悌忠信”这些千百年来的传统的伦理、家庭、社会理念为大众熟稔和认同,而现代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和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这些观念也可以从优秀传统思想中提炼出来。“中华文明对仁爱、礼性、责任、社群价值的重视”“仁义礼智四德不仅是个人道德,也是古代社会的社会价值。”[6]习近平总书记强调: “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牢固的核心价值观,都有其固有的根本。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割断了自己的精神命脉”。[7]为此,教育部2014年在《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通知中指出: “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重要基础”,[8]我们“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9]
  各个国家都十分重视对本国文化经典的阅读,并上升到国家高度。如美国既有区域性的“一城一书”读书活动,也有美国国家人文艺术基金会( NEA/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 于2006年和美国中西部艺术基金会( Arts Midwest) 共同发起了“大阅读计划”。该计划旨在复兴美国文化中文学的角色,让文学的巨大力量影响公众的生活,使美国公众重温经典文学的魅力。[10]法国青年的阅读教师们推荐的读物题材很广, 有风土气息浓郁的文艺小说, 也有扣人心弦的冒险与奇遇, 有侦探故事、科学幻想、儿童生活、社会家庭问题等等,教师们往往有意识地介绍一些19世纪末的作家, 如左拉、莫泊桑等人的作品。有的教员还希图通过让学生阅读《花边女工》一类的作品来引导学生阅读福楼拜和斯汤达的小说。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情节是: 在法国曾经风行一时的“新小说”却很少被教师推荐,因为这些读物相当于网络“浅阅读”读物。[11]据2017年4月公布的《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 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各媒介综合阅读率为79.9%,较2015年的79.6%略有提升;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68.2%,较2015年的64.0%上升了4.2个百分点,已连续8年上升;图书阅读率为58.8%,较2015年的58.4%上升了0.4个百分点。数据显示,数字化阅读的发展,提升了国民综合阅读率和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整体阅读人群持续增加,但也带来了图书阅读率增长放缓的新趋势,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等数字化阅读方式成为阅读的承载主体,我国成年国民每天接触新兴媒体的时长整体上有不同程度的提升,手机接触时长显著,人均每天微信阅读时长为26分钟。而对经典的阅读,尤其是优秀传统文化经典的阅读没有得到切实的体现,碎片化的网络阅读、手机阅读占到相当大的比重。尤其是青少年的阅读内容中,有些是浅薄的“心灵鸡汤”,更多的都是仙侠、灵幻、畸恋、暴力等不良内容;甚至高等学府的阅读面也不容乐观,据相关统计,名牌大学图书馆借阅量高的前10名图书没有一本是优秀传统经典,倒是像《明朝那些事儿》《盗墓笔记》《神雕侠侣》之类的网络小说和武侠小说占据了阅读的主流,传统经典彻底被边缘化。即使在政府主导的“农家书屋”的书单中,因为种种原因,除了一些主题出版图书,许多内容多偏向少儿阅读,优秀的传统经典往往付之阙如。个别地区的书目遴选甚至粗制滥造,一味的偏向所谓通俗,质量低劣。这样的阅读趋向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纠正,随波逐流,我们民族的优秀文化传承就愈来愈弱化,主流价值观得不到充分的彰显,国民的综合素质就得不到有效的提升。
  为此我们建议开列全民阅读“优秀传统典籍基本书目”,使之成为国民阅读的基本指南。要让我们的民族优秀文化走向大众、走向民间,走向基层,让优秀的传统文化真正“入脑”“入心”。基本书单内容的制订也可以“一纲多本”,即首先由国家层面组织开列“全民阅读之优秀传统典籍基本书目”,是谓“纲”;各个省市再可以根据区域文化建设的要求设立书目,是谓“目”。上下联动,持续推进。可喜的是,人们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有的已从中华经典在中小学的推荐书目开始着手,并且区域性的推广开展,如广州中小学的“中华经典阅读书目”。[12]
  如上所述,美国、法国等国都有国家推荐的阅读书单。我们近现代历史上的文化大家也热衷“荐书”,如张之洞为当时的读书人写过《书目答问》。胡适、鲁迅、钱穆都曾经开列书单,如胡适于1920年开列了《中学国故丛书》目录,列举古籍32种,以备中学生阅读;1923年应清华学校学生之请,开列《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为此,我们认为由权威的专家委员会列出“全民阅读之优秀传统典籍基本书目”非常必要,它可以从规则制度层面保障国民阅读的基本内容。而优秀的区域文化读本,则可以让人们不忘初心,“记得住乡愁”。尤其要在大中小学普及“优秀传统典籍基本书目”阅读活动,让他们牢记民族文化之根,不忘传统文化之魂。

 

三、全民阅读,出版社何为?

 

  全民阅读是政府主导、基层推动、群众参与的一项国民读书活动,出版社则可以起到文化津梁的功能:出版优秀的传统经典供大众遴选;配合相关部门着力营造社会良好的阅读氛围。同时,也是自身出版内容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节点:从关注形式回到关注内容;从关注小众转到关注大众;从散漫芜杂走向重构经典;从单向的引进回到出版的“传统”,即传统经典的阐释。从社会责任而言,弘扬优秀传统经典文化更是出版社职责所系的文化担当。出版业“调结构、稳增长”的核心是内容出版的升级换代,它不是“老瓶装新酒”或“新瓶装老酒”,而是为优秀传统文化加注新时代的内容,全民阅读、加强优秀传统文化的阅读为出版业开启了一扇文化的大门。通过重构经典,对优秀的传统经典予以最新的阐释,加注时代的活色生香;根据“全民阅读之优秀传统典籍书目”,普及出版一批优秀传统经典读物,为全民阅读提供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辅读精品,惠及广大百姓。为此,行业主管部门要积极引导,在选题策划、政策扶持、奖励推广上向优秀传统文化普及读物倾斜,既要强调原创,也要鼓励经典的阐释、普及;要避免一哄而起,贪大求多,应该经过专家论证,挑选若干家有比较深厚的传统文化出版资源积淀,并且符合相应出版条件的出版社重点计划、重点落实。同时,出版社也须大力配合政府部门,做好阅读的推广工作。如在美国,既有美国教育协会(American Education Association)于1988年正式启动的“读遍美国”活动(Read Across America),也有美国出版商协会(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 在1999年组织开展的“直击阅读”活动(Get Caught Reading),“直击阅读”活动由美国出版商协会利用其优势,和杂志出版商合作,试图完成“扫盲计划”(Literacy Program),制作识字简报为婴幼儿服务。另外,人们可以在“直击阅读”的官方网站上免费获取喜欢的海报和视频,参与协会海报拍摄的有前美国第一夫人劳拉·布什(Laura Bush)、联合国儿童形象大使简·西摩尔(Jane Seymour)、奥斯卡提名演员凯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等,依靠他们的影响力广为宣传。“触手可读”活动则是由美国医疗协会组织的阅读活动,在美国4500多家的医院和健康中心里实施,每年帮助390万儿童和家庭阅读。由机构提供600万本书,让父母与他们的孩子们在一起,为孩子的成功做准备。[13]由此可以看到,出版行业协会可以在阅读架构的组织,阅读内容、阅读形式的遴选、把关等方面起到很好的引领、组织作用。
  我们相信,经过“十三五”期间的共同努力,我们一定会打造一批符合时代精神、为广大百姓喜闻乐见的优秀传统文化精品。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出版社)

 

  注释:
  [1]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公布[EB/OL].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4/19/c_128907616.htm
  [2]王坤宁.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发布  数字化阅读接触率连续八年上升[N].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7-04-19
  [3]2015年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EB/OL].http://baogao.cnrencai.com/diaochabaogao/11508.html
  [4]Zheng Yang.A Closed Book:China Struggles with Rapid Deline in Reading Habits[J].China Report,2015(5)
  [5]新阅读研究所,北京市十一学校.中国中学生基础阅读书目[J].中小学管理,2014(10)
  [6]陈来.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国学流变与传统价值观[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
  [7]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把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凝魂聚气强基固本的基础工程[J].党建,2014(3)
  [8]教育部.关于印发《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的通知[EB/OL].http://www.moe.edu.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7061/201404/166543.html
  [9]赵浩.让经典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4-09-14
  [10]History/Overview of The Big Read[EB/OL].http://www.neabigread.org/program_history/.,参见何婷婷.从一开始——从阅读活动透视美国阅读推广特点[J].图书馆学研究,2015(7)
  [11]程学新.法国青年阅读些什么[J].外国文学,1980(5)
  [12]张正.基于中华经典的中小学推荐书目编制研究与实践[J].河南图书馆学刊,2016(11)
  [13]黄梦瑶.美国品牌阅读推广活动及对我国的启示[J].公共图书馆,2014(4)

 

发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全民阅读中的主导作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发布评论

 匿名发表    您在以匿名发表时可以输入昵称

如果您是本站注册用户请将此复选框钩掉,并在下面输入有效的用户名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关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7004361号 Copyright 2007 chinaxwc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镜像